欢迎访问:免费天天啪天天视频-2017天天啪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陌生男人的侵犯

陌生男人的侵犯

自从心爱的夫人失踪後,岩五郎也无心工作,每天只是不安和焦躁。二岁的俊夫完全由佣人照顾自己则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线索。虽然到警察司去申请搜索,可是人告诉他,这只是桩普通失踪案,警察是不可能大事动员的。雪奈离奇失踪了一个星期,可是连一通来勒索赎金的电话,或是告知安危与否的电话都没有。(难道是有什麽不满吗?)岩五郎开始考虑雪奈的居家生活。在岩五郎的希望里,即使已结婚三年的现在,夫妇两人仍一起睡双人床上同眠。小孩子和佣人在另一个房间,夫妇两人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地在一起,尤其最近夫妇俩更是肌肤贴着肌肤抱在一起入眠。手互相放置在对方的性器官上更是家常便饭,而年轻的雪奈光是这样,那里立刻就湿润一片。「你想要是吗?」「没……没有……只是因为你摸它才会这样……」岩五郎也是尽可能满足她,如果实在没办法,通常会摸着她的腰,搂着她睡觉。可是如果是雪奈的月经期则例外,大正年生的岩五郎而言,他还是觉得那是不净之物,所以在那段期间,他就和雪奈分开而睡,一直到月经完毕才回复两人的同室而眠。
  最近谈到了生第二个小孩的事,岩五郎是希望雪奈能为他生育,而雪奈则认为这个年龄还要生育觉得不好意思,所以总是支吾其词,没有应允。可是到了最後,为了让先生高兴,雪奈答应了生小孩的事情。於是他们开始计算雪奈的月经周期、排卵期,以及配合岩五郎的身体状况,甚至还有在床上计算商量着这档事呢。就在这个时候,她却失踪了。(难道是她极十分不愿意生第二个小孩吗?)岩五郎除此之外,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线索了。
  男人发觉雪奈的眼罩似乎要剥落下来了,於是他重新用OK绑贴好。「……你让我看看外面的世界吧……」被这男人绑架来这一个礼拜里,雪奈一次也没有看到过阳光,每天就是在一片黑暗不安的世界里被男人连续地侵犯着肉体。男人的欲望似乎永无止境般地越来越强烈,每一天、每一个晚上都尽情地凌辱着她,雪奈的身心都疲累不堪了。特别是男人对阴部似乎特有兴趣,时常贪婪地用舌头舐着已充血阴部,甚至用牙齿咬着不放,有的时还用小纸稔儿顶着尿道口,促使她排尿,等看到迸出的尿液时,立刻发出怪声欢呼着。
  「……请饶了我吧,让我稍微休息一下……」被严重地一番欺凌折腾之後,现在口中还被灌满了男人的精液。往往每天之中才刚咽下男人白浊精液,口中还黏答答的当儿,男人就又开始把舌头又伸入阴部吸吮着雪奈的体液。「像这样好的阴部,让个七十岁的老太爷使用,实在可惜。」二、三天前在报纸上一篇小小的新闻记事上,男人知道了雪奈的身世,尤其在知道她是被老人如女儿疼爱般续弦妻子,他更加执着爱恋着这个女体。(此时身体的成熟度是最棒的,而且一定有性的需求不满,这女体非我莫属了。)男人有些近似疯狂寻欢,而且自信满满。
  「啊……求你……那里别这样……呜……」阴唇如重重花瓣般包裹着的阴部被男舌头在那里上下地玩弄者,雪奈的身体官能如火把般,一下子就被点燃了。
  「啾……啾……」混杂腥臭味子宫气味的雪奈体液,不断地涌出,男人贪婪地吸吮着。这二、三天来她脸上越来越没有血色,虽然她吸取男人的精华,可是她身体吸收的营养分却十分不足,所以导致她脸色久佳的原因。「我只要稍加吸吮,体液就不断地涌出来,雪奈的阴部实在是淫荡啊!我要把你的淫水全吸乾了为止,哈哈哈!……」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被男人这样疯狂地吸吮,雪奈觉得羞耻不已。(如果一直被这样吸下去,或许阴部真的会乾涸呢!)每天二、三回地耗尽精力之外,还被这样地吸吮,就像正成熟的雪奈经此番凌虐,只怕连皮肤都变乾燥了。
  她的先生岩五郎也曾告诉她喝下精液会变得年轻,於是她偶而也会喝,但是他们夫妇之日间都是隔好几天才做这种事,所以雪奈心里也没什麽好担心。阴道口有时乾涩的时候,男人会去玩弄她的阴蒂。每天被这样煽惑着官能欲火,阴蒂急速地变大,而且变得异常敏感。男人用力地剥弄着那儿的包皮,用指头不断抚弄着,将雪奈下体分泌的蜜汁沾满那海绵体的组织,这样的行为,常痛得令雪奈大叫。「呜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要……」这样地连续侵犯着肉体,雪奈的阴部变得像别的生物一样,反应跟以前不同了,只要男人指头稍加抚弄,阴蒂立刻变大而硬,而且不断地分泌蜜汁,整个充血而膨胀的阴户总是持续湿润着。「啊……我要冲到顶点了……」雪奈的腰颤抖得厉害,连声音都嘶哑了,身心实在是疲累极了,但身体却仍激烈地反应着。「达到高潮了吗?」在知道了雪奈的身分後,男人对於雪奈的饮食生活方式作了一些改变。男人将刚起床的雪奈的手绑了起来,然後拉她的手去碰玻璃杯。「听说早上刚起床的尿是营养价值最高的,你把尿撒入咖啡里喝下去,我想更加玩弄你的阴部呢!」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好脏……不要……我不想看,你让我去洗手间。」看到自己股间被打开着,雪奈觉得不堪入目。「我也是一口就把这热热的精液喝了下去,剩下来的部份混合在咖啡里,我们二人喝了它。好吧?来……快点尿出来……」男人将玻璃杯顶着雪奈的股间,催促着雪奈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「你要尿的时候,可要说一声,否则会弹到外面去。」然後男人盯着雪奈的股间,继续用玻璃的边缘顶着雪奈的尿道口。「啊……我要尿了……不要……求你……不要……」积满了尿意的肪胱,实在是受不了刺激了。一瞬间,一股急速,金黄色的液体,滴答滴答地落在玻璃杯中。
  「停……停……」男人慌慌张张的想要阻止雪奈如奔流似的尿水。「你看都溢出来了。榻榻米湿成一大片……看来你可忍很久了……」男人擦拭着雪奈喷溢出来的水滴。「你看你看……」男人把玻璃杯拿到雪奈的嘴边∶「来!把这混合在咖啡里喝下去。」男人不管溢出来的尿沾湿自己的手,男人闻着尿液的气味,大声欢呼……已是人妻的她,尿水呈透明的金色而且温热,还透着蒸气。男人心想,只要有这成熟的下半身也好啊。稀松浅淡的阴毛和雪白的阴部的皮肤成显明的对比,男人那永无止境的欲望正垂涎下体那一边红色的裂缝,那里面有着女人的香味,有着温热子宫的气味。而男人似乎活着只是为了享受那气味的温存,尤其是他对女性阴部异常着迷的举动,也是因为阴道口散发子宫温热的香味,令他眷恋不已。
  他对於女人月经期所发出的腥臭味也不讨厌,因为他喜欢那一种像女人发情时所散发出的一股又甜又酸的气味。「……请别那样看……啊……」比起丈夫岩五郎,那男人似乎兴趣浓厚地每每盯望着一丝女体的芳香。「那种东西,我实在喝不下去。」看到自己排尿,雪奈羞愧得满脸通红,躲到棉被去躲起来啜位着。
  「我不是让你尝过味道了吗?效果不错吧!喝了它,你会变得更可爱。来,这里。」雪奈很快地拉着棉被躲起来∶「我才刚起床而已……」「虽然才刚起床,可是已经快中午了,现在来做爱也不错啊!」
  男人拉着雪奈的下肢折弯到胸前来,并绑了起来,雪奈的头则盖上棉被。男人爱恋地抚弄着软绵绵的性感耻骨上阴毛,一边喃喃自语,拨开左右的小阴唇,把鼻子凑得近近的。「鸣……不要……」每当男人嗅着那气味的时候,雪奈总是闷在棉被下大声地惨叫着,她觉得极度地难堪与羞耻。
  「味道真好,散发成熟子宫的气味,在腥臭的海草气味中有一股香甜呢!真是人间美味。」男人把鼻子埋进鲜红欲裂的阴部粘膜内,继续嗅着雪奈的味道。
  「这里面好像还散发热能呢,连同温热的气味不断地冒出来哦!」尤其男人也喜欢凑在排泄器极近的地方,闻着那里依恋不已,令雪奈觉得羞愧极了。「你嘴巴说讨厌,其实你被我那样看,心里很高兴,不是吗?看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了呢!
  「怎麽会……讨厌……」由於整日活在黑暗中,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雪奈的神经全集中在那一点,也就是集中在男人视线最感兴趣的那部分。她光想到被男人那样看着,心里就会有种刺痒感觉。男人那温热的鼻息使得柔软的阴毛微微摇动,心里不自觉地又扎痛又搔痒。
  「为了让你对回家死了心,我早些来为你剃了这阴毛吧!」雪奈一想到这讨厌的好色男人,全身都会起鸡皮疙瘩,可是一旦让他碰触到阴部,就好像被带进魔界似的迷失了自己。「看……这淫荡女的……一早起来阴部就这样湿答答一大片……」「不要……啊……鸣……」与其说是爱抚,不如是男人以欺虐的方式在玩弄着她的阴部,雪奈心里虽觉得羞耻,但比起与丈夫做爱时,她的反应特别地激烈,淫荡的粘液不停止地涌出来。
  「怎麽样,让我来助你达到高潮如何?」「啊……别这样……呜……啊……」男人慢条斯里用舌头拨弄着甚至牙齿咬啮,痛得雪奈呱呱叫。男人执着地吸吮着雪奈的阴部,因为羞耻蜜汁一直不停地涌出,雪奈忍不住地呻吟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雪奈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是这样地淫荡,被男人这样地淫辱,肉体的反应竟这麽敏锐,雪奈哀叫着。「这样子好吗?」「……再……再进去点……」雪奈竟不自觉地说出不要脸的话,连她自己也无法相信,脸儿整个都红了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男人巧妙而软硬兼施的凌辱,让雪奈的肉体达到十分淫乱的境界,由於视线被遮蔽,使得她的世界只有一片炫烂的性欲世界,彷佛得了热病似的,整日浑浑沌沌,完全我去了自我意识。
  雪奈的喘息声听来像是哭泣声音,她的阴唇、阴道口也变犹如别的生物般异常敏感。「来……这样子如何啊?」男人把龟头插进去,前後上下地摆弄着腰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男人抓开棉被,看到戴眼罩的雪奈皱着眉头一副痛苦表情。
  (好紧喔……)雪奈觉得比平常紧涩许多,或许是刚起床的缘故也说不定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男人仅在阴道口的地方搔着痒,雪奈竟呻吟起来。男人继续悲惨而激烈地引她进入性欲的世界,粗大的阴茎上下地抽动,她徨恐着不知何时阴部可会被撕裂了,每日持续地被凌虐而喘息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雪奈仰着上身,阴唇处不断地分泌出味浓厚的蜜汁。「我要泄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雪奈大叫着,身体整个似乎要弹起似的,战栗不止。燃烧欲尽的子宫混合着男人的精液,堆积在雪奈身体的内部,雪奈身体火烫烫的,胸口噗通噗通的起伏。
  「我求你,别做这样残酷的事……」「就是因为长着这些阴毛会想回家,我来把你剃得精光,这样你就会心甘情愿的侍候我了。」本来在那里就应该长着毛的,现在却要被剃掉,雪奈哭泣着哀求着,阴毛的量虽不多,但因有着那东西,看来便像是个女人,也被好丈夫所疼爱。「求你……请你不要剃……啊……」无奈男人的剃刀仍然无情地滑落在阴阜上。雪奈淡淡的纤毛很快地消失了,只看到阴部处鼓着二个雪白的阴唇,及如深奥山谷的下体。「这样子就可以了,阴部剃了发之後,从今天开始应该算是比丘尼了,从此不管俗世的事情,一生来服侍我吧。」
  「啊……你很狠……」雪奈触摸已成光滑滑的女阴。冷不防地摸到柔软的粘膜,胸口不觉跳得厉害心中充塞着悲哀又羞耻的感觉,雪奈禁不住哭出出来。阴部的裂缝、皮肤的条理全都看得一目了然。「你觉得如何?是不是很舒服、很清爽?」男人把雪奈的手重新绑在身後,嘴巴塞住,装入睡袋里。男人准备带着雪奈作日行一次的散步,与其说是散步,不如说是一天一次的排便为主要目的。坐上了车,雪奈被带到晚上的公园去,因为一直都被戴眼罩,所以到底是哪个公园,雪奈自己也不知道,说不定每天都是同一个地方呢……从车上光裸裸地拉出来,就在公园里的草地上被强迫在那里解大便。
  「我不想在这种地方……请让我在家里解大便……」绑着雪奈的绳子结在树枝上,雪奈蹲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,仰着头哀求男人,但男人一点也听不进去。
  「快点,不然蛇可会跑到你的阴部去,那种东西对於热呼呼的洞穴可是很喜欢的哦!」被这样威胁恐吓,加上孤单害怕,雪奈心中慌得很。而且因为羞耻及觉得恐惧,怎麽样也大不出来,经常使劲地冒着大汗在那解着大便。
  男人在远远的地方看着,觉得雪奈已差不多时候,就会走过来。「好了吗?」「……嗯……」「好像还大得不少呢……」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你别看……」男人经常在为她擦拭整理之时还盯着她的秽物看,雪奈觉得那种羞愧比死还痛苦,全身都通红,颤抖不已。「大便可要解完哦,否则等会回家,我可不让你上厕所。」男人十分仔细地清理大小便的善後工作,尤其是屁股的洞还用湿巾仔细地擦乾净,雪奈对这点很强烈的意识到。「……好丢脸……」雪奈心里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,可是男人在处理清洁工作花了许多时间,所以非得在那儿待上许久。「明天不晓谁会先发现呢?大家一定都想不到,这原来一个美丽的有夫之妇所解的大便啊!」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你别再说了……」绳子从树枝解下,雪奈很快被带到车里,她向男人哭诉着。回到家後,雪奈从睡袋里被拉出来。男人第一次把雪奈的眼罩解下,雪奈的眼睛终於又重见光明。你可不要动歪脑筋哦,好吗?」「嗯……」房间内电灯十分地耀眼,雪奈看到自己裸体,猛然地惊愕又羞愧。
  「快……快点到浴室去,把身体洗乾净。」雪奈第看到了男人,发现他不如想像中高大,是那种结实,有骨感的男人。而那一双每日都盯着雪奈看的眼睛,虽然有些异常者的感觉,但看起实在不像会每天那样凌虐她的男人。「这可是每天让你有美好的回忆。宝贝,抱着感激的心情,把它仔细地洗乾净。」男人站在雪奈的面前,把股间张得大大地,雪奈只看到一根粗大男根在眼前晃动。(他的身体并非那麽高大,可是那根却……)雪奈看着男人的阴茎,屏息着,她想到自己侍候着的这个男人竟有这麽大的差别,造物者的手笔真有天壤之别,她的心里十分疑惑。她的手握着那男根,只觉充实而沉重,以前看不到时,只感到手上的重量增加,现在实际地看到实物,令她再次震惊。「啊……真的好大……」屹立的男根,血脉贲张地跳动着。
  每次如果一起洗澡,她也一定为丈夫清洗,但有那一次,丈夫竟猴急地在浴缸里插入了她的阴部使她达到了高潮而昏昏欲醉。那是在还没有生下俊夫前的事,记忆虽模糊,但仍令雪奈心跳个不停。「好了,现在轮到我来洗你的那里。」雪奈的手被男人用毛巾绑着,盘坐在男人的臂弯中,抱到浴缸去。「从镜子看看你的阴部。这样看着洗,感觉一定不一样吧?」「好难为情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看到男人一边洗,一边窥视她的阴部的那副模样,脸上犹如要迸出火花般地羞愧极了。
  男人还用指头扩张着她的阴唇,而且津津有味地玩弄着。「不要……」摇晃的腰身碰触到男人屹立的阴茎,雪奈不禁深深咽口气。「看……粘答答的东西分泌出来了,想必你也想让我的宝贝插进去吧……让我看看你的阴部。」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真的不要……」男人把雪奈从上放下来,从後面抱住她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从下面站着插入雪奈的阴部,看来好以雪奈的阴部吞食着这枝火热的肉枪。
  因为羞耻而大声尖叫着,雪奈猛摇着腰,对於侵入自己的肉体,她自己似乎也顺水推舟地呼应着男人的侵犯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雪女杀手 下一篇:我是妈妈的大鸡巴主人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